薑黃素 Curcumin:從咖哩到醫

 curry

筆者十分喜愛吃咖哩,原來咖哩中黃色的部份,就是薑黃(turmeric)。

印度-重要的香料,印度醫學阿育吠陀Ayurveda也曾描述它可以醫治炎性疾病。

薑黃中有效成份為薑黃素Curcumin或diferuloylmethane,研究已被證明揭示了薑黃素的幾個重要的功能,它能結合到多種蛋白質,並抑制各種激酶的活性,通過調節各種轉錄因子的激活性,薑黃素能調節炎症酶、細胞因子、粘附分子和癌細胞蛋白質。

薑黃素具有對抗增殖,抗血管生成,如傷口癒合,糖尿病,阿爾茨海默病,帕金森病,心血管疾病,肺病,和關節炎都是很好的選擇,其它的臨床試驗顯示,如家族性腺瘤息肉病,炎性腸病,潰瘍性結腸炎,腸癌,胰腺癌,高膽固醇症,動脈粥樣硬化,胰腺炎,牛皮癬,和關節炎疾病中薑黃素的治療作用。

 

turmeric

印度阿育吠陀醫學被稱為整體醫學holistic medicine,主要是以植物為基礎的藥物或製劑來治療各種疾病,包括癌症。 1981年至2002年間全球推出了大約877小分子藥物,約(61% ),可以追溯到其在天然產物來源。這並不奇怪,因為基於植物的藥物可能更適合人體 – 至少在生物化學方面。

 

最近調查顯示,三分之一的美國人每天都會服用藥用天然產物和有約二分之一的癌症患者(即在癌症中心治療的患者高達50% )都會服用藥用天然產物。今天我們討論薑黃素在各方面的應用, 薑黃素( diferuloylmethane ),多酚類polyphenol,是多年生草本植物薑黃的主要成份的活性成分。薑黃的黃色色素級含有薑黃素curcuminoids,是化學相關的主要成分,薑黃素存在於薑黃的主要薑黃素被脫甲氧demethoxycurcumin(薑黃素II) bisdemethoxycurcumin (薑黃素III)和最近鑑定的cyclocurcumin 。我們在健康店買的薑黃素的主要成分是薑黃素( ~77 %) ,薑黃素II( ~17 %)和薑黃素III( 〜3 %)薑黃素也被稱為印度藏紅花,黃薑,黃根,haldi。

薑黃素Curcumin 如同其他抗氧化劑如抗壞血酸, (維生素C ascorbic acid), N-乙酰基半胱氨酸 (N-acetylcysteine)( NAC)穀胱甘肽 (glutathione) 都可防止身體被自由基氧化退化。 服用薑黃素後會在胃中會產生降解,通常在pH 1-6環境中,個程緩慢,與此相反,薑黃素的主要代謝物之一(tetrahydrocurcumin)(四氫薑黃素,或THC)是在中性或鹼性pH值相當穩定,仍具有抗氧化活性。

antioxidant

薑黃素Curcumin 的傳統用途 

傳統上,薑黃已成為我們日用的食品,化妝品和藥品,也作為香料,它是用來製作咖哩,以其獨特的黃色和味道,它也可用在奶酪,黃油著色劑,以及其他食品。在民間醫藥中,薑黃和天然薑黃素都以已經被應用在世界不同地區的治療上。 在阿育吠陀醫學中,薑黃素己有充份的證據來治療各種呼吸狀況(例如,哮喘asthma,支氣管亢進bronchial hyperactivity,和過敏allergy)以及肝臟障礙liver disorders,厭食anorexia,風濕症rheumatism,流鼻涕runny nose,咳嗽cough,和鼻竇炎sinusitis 。 傳統中藥中,它是用來治療腹痛有關的疾病。 在古印度醫學,它被用來治療扭傷,腫脹,一直都有良好的治療效果,特別是作為抗炎,抗氧化劑,癌和抗微生物,保肝,心血管(即,作為防止心肌梗塞),降糖和抗關節炎(也可防止類風濕性關節炎) 對於傳統的治療用薑黃素,最關鍵的理由是它有非常良好的安全性。迄今為止,沒有研究發現使用薑黃素引起任何相關的毒性,薑黃素甚至在非常高的劑量都沒有毒性。 我們了解到傳統薑黃素的應用,我們又看看現代醫學對薑黃素的貢獻。

薑黃素的現代研究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薑黃素具有多樣性的分子標靶molecular targets,指其可以影響許多生化作用。在它的分子標靶是影響轉錄因子transcription factors,生長因子growth factors和它們的受體receptors,細胞因子cytokines,酶enzymes和還有對癌細胞的基因調節細胞增殖genes regulating cell proliferation和凋亡apoptosis。

薑黃素的分子靶標列表 減低 激活蛋白-1  Activating protein-1↓ ↓減低  β-連環↓減少發炎因子炎性細胞因子 白細胞介素-1 ↓ 白細胞介素-2 ↓ 白細胞介素-5 ↓ 白細胞介素6 ↓ 白細胞介素-8 ↓ 白細胞介素-12 ↓ 白細胞介素-18 ↓ 。

還有很多細胞生化反應,不能完全盡錄

薑黃素的多樣性目標治療

薑黃素是非常多效性的分子,其眾多的分子目標中。它結合並抑制酶enzymes和多個生長因子受體,金屬,白蛋白albumin和其它分子的活性。薑黃素會和其他蛋白質結合,例如P-糖蛋白,多藥耐藥蛋白1和2( MRP1和MRP2 )multidrug resistance proteins 1 and 2,穀胱甘肽,蛋白激酶C protein kinase C等。 薑黃素是可抑制血管生成,進而抑制多種癌細胞,薑黃素也已顯示通過抑制脂氧合酶lipoxygenase結合或結合到磷脂酰膽鹼phosphatidylcholine(PC)和由此抑制脂氧合酶1抑制脂氧合酶lipoxygenase 1的活性,

因為脂氧合酶會影響到,磷脂、生物膜和血漿脂蛋白的膽固醇,酶的生物結構,脂質過氧化。如低密度脂蛋白網狀型脂氧合酶的反應使得後者動脈粥樣硬化,並且似乎參與動脈粥樣硬化的形成。

artery

薑黃素抑制轉錄因子 薑黃素是有效抑製各種轉錄因子,包括核因子-κB ( NF-κB)活性,活化蛋白1 (AP- 1) ,這些轉錄因子會調節於腫瘤生成,炎症,細胞存活,細胞增殖,侵襲和血管生成的基因

薑黃素對癌病的益處

薑黃素調節多種激酶的活性

惡性細胞轉化,增長,突變和人類癌症的轉移都關於各種酪氨酸激酶tyrosine kinases,氨酸激酶主要參與信號通路,蛋白激酶是治療多種人類癌症很好的目標。例如,大多數人類癌症是因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和HER2 / neu過份激活,最終刺激癌細胞增殖。

體外細胞實驗表明薑黃素抑制EGFR的激酶活性和EGF誘導酪氨酸磷酸化EGFR。於A431細胞和耗盡Her2/ neu蛋白細胞。類似於格爾德黴素geldanamycin,薑黃素可以降解細胞內HER2和破壞其酪氨酸激酶活性。

另外,薑黃素可以下調BCL-2的表達,從而促進抗增殖活性。薑黃素也已顯示通過抑制磷脂酰肌醇3-激酶phosphatidylinositol 3 kinase/ AKT途徑來誘導急性T細胞白血病細胞凋亡和通過影響AKT和ERK信號通路期阻滯和非凋亡自噬性細胞。

curcumin cancer

薑黃素抑制多種蛋白激酶包括磷酸化酶激酶phosphorylase kinase,蛋白激酶C protein kinase C (PKC),魚精蛋白激酶protamine kinase(CPK),自磷酸活化蛋白激酶autophosphorylation-activated protein kinase(AK),

大多數細胞炎症都是通常需要激活3個獨立的MAPK途徑,分別導致蛋白激酶活化。薑黃素可以明顯抑制所有直接或間接這些途徑,從而提供有效的抗炎和抗癌作用的證據。

薑黃素抑制轉移基因和癌細胞生長

細胞中的癌基因,因為過度表現,促進腫瘤細胞的生長,所以我們要預防癌症,我們先要控制其發炎機理,如環氧合酶-2 Cyclooxygense-2(COX-2)與多種癌症,包括結腸癌,肺癌和乳腺癌都互相關聯,抑制COX-2是致癌的重要性,過去許多研究都已集中在特定的COX-2抑製劑的發展。

一些研究,証明薑黃素調節COX-2蛋白(COX-2 protein),對不同的腫瘤細胞會對細胞發炎,如激活COX-2和NF-κB,薑黃素都可將發炎因子減少其表達。細胞增殖導致的薑黃素抑制降低細胞週期蛋白D1 (cyclin D)表達和CDK4介導成視網膜細胞瘤蛋白磷酸化,薑黃素顯示通過抑制基質金屬蛋白酶-9(MMP-9)和MMP-2[79]的活性,減少肝癌細胞改變腫瘤細胞的轉移潛力。

薑黃素通過抑制白細胞介素1β(IL-1β)、白細胞介素-6(IL-6)和腫瘤壞死因子α(TNF- α)的表達,對癌細胞抗炎和生長抑製作用。

薑黃素抑制細胞凋亡的細胞凋亡,細胞侵襲細胞侵襲和粘附的粘附

薑黃素也通過調節控制細胞粘著,細胞凋亡,和侵襲,薑黃素已被證明是細胞內細胞粘附分子-1(ICAM-1),血管細胞粘附分子-1(VCAM-1),和E-selectin的TNF-α誘導,有效抑製人類臍靜脈內皮細胞(human臍靜脈內皮細胞),通過抑制ICAM-1,VCAM-1和E-selectin的轉錄水平,薑黃素可干擾早期階段的TNF-α誘導的信號事件。為什麼我們要調節細胞的信號問題,因為癌細胞不能有效地和成功地去傳遞信號進出細胞裡.

薑黃素調控酶素,進而影響腫瘤生長
薑黃素直接調節基因的表達,似乎也有效地調節控制腫瘤的生長和增殖的酶活性

薑黃素許多研究對癌症的化學電位,薑黃素可以抑制在結腸,十二指腸,食道,,胃癌,肝癌,乳腺癌,白血病,口腔,和前列腺癌各種致癌物質的致瘤活性。在小鼠研究中,薑黃素能夠抑制7,12-二甲基苯並[a]蒽(DMBA) 7,12-dimethylbenz[a]anthracene (DMBA)-initiated ,-引發12-O-十四酰佛波-13-乙酸酯(TPA)12-O-tetradecanoylphorbol-13-acetate (TPA)皮膚腫瘤的形成。

PrayerTeddy

薑黃素具有在體外抑制極其多種癌症類型的細胞,增殖能力,這包括膀胱癌,乳癌,肺癌,胰腺癌,前列腺癌,子宮頸癌,頭頸癌,卵巢癌,腎和腦的癌症細胞;和骨肉瘤,白血病和黑素瘤

臨床試驗已經表明薑黃每日劑量為12g,薑黃素約服用1-3g,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相關產品

http://bit.ly/2rEpENH

參考資料

Mukherjee PK, Wahile A. Integrated approaches towardsdrug development from Ayurveda and other Indian system of medicines. J Ethnopharmacol 2006;103:25¡V35.

[Kiuchi F, Goto Y, Sugimoto N, Akao N, Kondo K, Tsuda Y.Nematocidal activity of turmeric: synergistic action of curcuminoids. Chem Pharm Bull (Tokyo) 1993;41:1640

Ravindran PN. Turmeric¡Xthe golden spice of life.Turmeric: The genus Curcuma. Taylor and Francis Group 2006

Aggarwal BB, Surh YJ, Shishodia S. The molecular targets and therapeutic uses of curcumin in health and disease. Adv Exp Med Biol 2007;595. Springer publication.

Daybe FV. Uber Curcumin. den Farbstoff der Curcumawurzzel Ber 1870;3:609.

Lampe V. Milobedzka. J Ver Dtsch Chem Ges 1913;46:2235.

Aggarwal BB, Kumar A, Bharti AC. Anticancer potential curcumin: preclinical and clinical studies. Anticancer Res 2003;23:363 98.

槲皮素 洋蔥素  Quercetin 濕疹 Eczema氣喘 Asthma 敏感好幫手

槲皮素 洋蔥素  Quercetin為多酚類(polyphenol屬於flavonoids黃酮類,具有生物活性,槲皮素被分類為黃酮醇(flavonol),是五大黃酮類化合物之一,大部分以飲食吸收槲皮素都是以糖苷(quercetin glycosides)形式來吸收。

 Photo-onion

飲食來源:

 

許多食品中都含有槲皮素,如葉菜,塊莖和球莖,各種水果,草藥和香料,以及茶和酒的食用部分,都以槲皮素苷(quercetin glycosides)的形式存在,黃酮醇中槲皮素是最為豐富的,大多數從飲食攝入槲皮素,黃酮醇的組成槲皮素苷一種,其中槲皮素要與一個或兩個葡萄糖連接的偶聯物殘基組成(槲皮素糖苷)或芸香糖 Rutin(槲皮素芸香糖苷)。

 

槲皮素 洋蔥素  Quercetin俗名洋蔥素,其實在很多植物中都含槲皮素,比較植物中洋蔥含量都算高,而有一種名叫酸豆又名刺山柑、馬檳榔、含量最高,它就是在我們吃自助餐中,三文魚中的配菜,就是酸豆,下次記住要吃多一些!

Capers, here large ones are packed with brine are the immature flower buds of the caper bush. For their size, their flavor is astonishingly big: pungent and almost mustardy.(Bill Hogan/Chicago Tribune/MCT)

食物來源

槲皮素含量(毫克/100克)食用部分

 

酸豆,生 233.84
辣椒,熱,黃色, 50.73
洋蔥,紅,生 39.21
蘆筍,煮熟 15.16
小紅莓,生 14.84
辣椒,熱,綠色,生 14.70
越橘,生 13.30
藍莓,生 7.67
生菜,紅葉,生 7.61
洋蔥,白,生 6.17
番茄罐頭 4.12
蘋果,皮 3.86
西蘭花,生 3.26
葡萄,黑 2.08
葡萄酒,白, 0.04

 

正常水果和蔬菜上吸收槲皮素,約每天槲皮素200-500毫克,最好在番茄,蘋果皮和洋蔥。

植物化學物質

由於其基本化學結構槲皮素最明顯的特點就是它的抗氧化,對形成共振穩定形的苯氧基自由基(resonance-stabilized phenoxyl radicals.) 最為有效。

槲皮素 是屬於對黃酮類有其不同的生物學特性(抗氧化、抗菌、抗癌、心臟保護),槲皮素存在於各種蔬菜,茶和紅葡萄酒,正常西方人飲食中,每天攝入槲皮素估計在0和30毫克的範圍內,西方人吸收槲皮素的主要食物來源從茶,紅酒,水果和蔬菜。槲皮素可作為膳食補充劑,每天服用200至1200毫克之間。

Photo-quercetin structure

槲皮素化學結構

生物利用率 Bioavaiability

簡單來說,生物利用率 指你服用量在身體上的吸收量的比率,槲皮素是以附加糖分性質吸收,其次,乙醇,脂肪和乳化劑的溶解度的因素,槲皮素在人體中的絕對生物利用率估計為44.8%

在攝取時,槲皮素糖苷迅速在運輸過程中通過小腸或由細菌活性後,在結腸產生葡糖,反應成醛酸水解和/硫酸化衍生物,複雜的生化過程,不在此討論。

新陳代謝 metabolism

當我們服用槲皮素後,它會在腸臟吸收,連接到糖的部分,引起β糖苷衍生物(-glycosides),通過腸道細菌水解,再釋放槲皮素的糖苷酶活性吸收(糖苷配基形式存在aglycone )quercetin aglycone。

降解 Degradation

服用槲皮素後會經由糞便和尿迅速排出體外,同時還含有葡糖苷酸和硫酸結合物的代謝物,從血漿顯示中發現槲皮素顯著不同。然而,尿的主要成分,包括槲皮素-3′-葡糖苷酸,二槲皮素糖苷硫酸鹽,以及一個methylquercetin diglucuronide。

抗氧化
槲皮素被認為是很強的抗氧化劑,它能夠清除自由基和綁定過渡金屬離子(transition metal ions) ,它的抗氧化能力主要歸功於兩個抗氧劑藥效,具有最佳配置的分子,能和自由基結合,所以槲皮素有效清除自由基O2ONOO,此倆自由基在身體細胞膜裡產生脂質過氧化,影響身體細胞衰老,心血管疾病和神經病變疾病; 槲皮素作為對脂質過氧化抑製劑,過氧化脂質可以通過抗氧化劑,如槲皮素,將其干擾終止。此外,槲皮素不僅阻止脂質過氧化作用,而且也增加了穀胱甘肽水平,以及防止自由基的形成。

槲皮素治療應用

高血壓

槲皮素 Quercetin 可改善血管內皮功能,從而改善高血壓作用最為有關的,抗血栓和抗炎作用,槲皮素可預防肥胖有關的疾病,而且用於治療某些癌症,槲皮素也可增強體力,但機理尚不清楚的。

槲皮素 Quercetin 有助心臟保護,改善血管內皮功能,減少炎症,

槲皮素顯著降低血壓尤其對收縮壓(systolic blood pressure) ,降低對心血管心風險和發炎因子,槲皮素(3-葡糖苷)quercetin (3-glucoside)為主要有效分子 。

槲皮素 Quercetin 吸收從小腸開始,大腸,腎臟和肝臟,從而產生糖醛酸化甲基化(glucuronidated, methylated),或將槲皮素硫酸化形式來吸收,此外,槲皮素作為主要營養補充劑,並對各種糖尿病/肥胖症和循環功能障礙(diabetes/obesity and circulatory dysfunction),包括炎症以及情緒障礙的疾病都有正面效果。

Photo-high-blood-pressure-2

血管保護

氧化作用下,脂質生物分子,如低密度脂蛋白(LDL)的氧化,產生心血管疾病,如粥樣硬化斑塊的形成; 由於脂質過氧化,腦脂質膜會損害被認為是導致神經變性的條件下,如阿爾茨海默氏症和帕金森氏病(Alzheimer’s and Parkinson’s disease)。

槲皮素對預防心臟疾病,降低心臟疾病和減少中風的發生率

抗衰老 Antiaging

槲皮素 Quercetin 通過清除自由基來減輕炎症,槲皮素可保護遭受氧化應激對細胞的影響。此外,在吸煙過程中所產生的自由基,槲皮素明顯地可以保護吸煙受損細胞,事實上,槲皮素苷元(quercetin aglycone)和它的共軛代謝物(conjugate metabolites)(槲皮素-3-O-β葡萄糖醛酸苷和槲皮素-3-O-β-葡糖苷)可保護細胞所引起的損害

環境因素會影響身體老化的速度,在生物學過程中,如天然抗氧化劑會可抵消外在環境影響:如維生素E,大蒜等都是可以顯著促進健康,槲皮素的抗氧化性能和老化和氧化應激有關。

Photo-antiaging

抗敏感 Allergy

當身體接觸過敏原會產生過敏物質,將影響肥大細胞(mast cell)分泌組織胺,槲皮素是天然化合物中可抑制組織胺生成,和某些腫瘤細胞生長,並且是獨特的抗癌性質,槲皮素能抑製肥大細胞減少胰蛋白酶(tryptase),MCP-1和IL-6,還有將組氨酸脫羧酶(HDC)histidine decarboxylase mRNA 分泌下調,對濕疹、氣喘、氣管敏感、患者都適合服用。

類黃酮多酚作對多種炎症和抗微生物反應,抗過敏作用。

Photo-eczema 01

抗癌

最近醫學報告發現類黃酮槲皮素活性,促令癌細胞凋亡,槲皮素能抑制參與細胞內信號PI3K,NF-κB,然而,槲皮素誘導細胞線粒體凋亡,

槲皮素具有抗氧化作用,以及引導激酶(kinase) 和抑制細胞週期 (cell cycle inhibition) 從而誘導細胞凋亡,槲皮素抗癌特性對細胞內的信號傳導的平衡作用,無論是抑制或增強的細胞存活信號。

槲皮素 Quercetin 是抑制蛋白激酶(protein kinases) ,抑制癌細胞生長

此外,槲皮素能發揮對抗癌作用,mTOR通道在蛋白合成的調控中起重要作用,有很多人患有癌症時都被激活,以抑制mTOR通道活性讓細胞凋亡。

槲皮素作用是對血液,腦,肺,子宮,和唾液腺的癌症都有正面反應。

抗炎

槲皮素抑制體內的酶,通常是由炎症會引起(即環氧合酶[COX]和脂氧合酶[LOX])同樣在體內實驗,其證明有消炎作用。槲皮素抑制促炎細胞因子為治療的消炎藥的潛在用途。

體重控制
前面也提到槲皮素含豐富類黃酮,它具有抗氧化功能對身體所產生的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 有保護作用,多種疾病的發病機理都與氧化應激有關,在這種背景下,槲皮素可以影響脂肪細胞分化和讓細胞凋亡的分子機制。

槲皮素導致減少3T3-L1前脂肪細胞形成,減少脂肪形成的相關因子和酶,然後減低脂肪形成。此外,磷酸化磷酸腺苷活化蛋白激酶 phosphorylated adenosine monophosphate-activated protein kinase(AMPK)和其他作用物之一,即乙酰-CoA羧化酶acetyl-CoA carboxylase(ACC)水平,

槲皮素可通過激活AMPK信號通路,發揮其抗脂肪形成。

Photo-weight-loss

哮喘

 根據人類流行病學研究表示,槲皮素和哮喘發病率的攝入量減少而增加。然而,槲皮素對哮喘等過敏性疾病,有研究表示,花粉季節後四星期後,受試者接受服槲皮素苷酶isoquercitrin (a quercetin glycoside)用100-200毫克,結果證明,槲皮素糖苷酶,改善眼部敏感症狀緩解,緩解花粉劃引致鼻部症狀。

增強運動表現

槲皮素補充能防止運動後免疫系統的變化和感染

槲皮素有助人體運動耐力和能量(最大攝氧量)(VO2max) ,統計學上顯示其功用。

 

腸胃保護

研究報告顯示,槲皮素對乙醇誘發的胃潰瘍有保護作用,以及針對胃酸回流都有正面效果,槲皮素能抑制幽門螺桿菌體的生長。槲皮素胃粘膜降低細菌感染,並且減少的炎症反應。

槲皮素能保護胃黏膜上皮GES-1免受氧化損傷細胞和急性胃黏膜損傷。

前列腺癌

前列腺癌是男性常見的惡性疾病,其發病率約為27%,死亡率約為10%,男性癌病僅次於首位肺癌,前列腺癌,槲皮素抑制細胞增殖和參與DNA修復,降解基質和腫瘤擴散,細胞淍亡,血管增新。

 

Photo-prostate-cance

免疫和感染

槲皮素顯示對抗HIV抗病毒活性,以及針對其他逆轉錄病毒,此外,顯示出抗幽門螺桿菌和體內抗菌活性。

此外,天然化合物兒茶素(EGCG)和槲皮素單獨和組合已被最近測試作為潛在的抗微生物臨床療法,這兩種化合物有殺菌作用的協同相互作用。

情緒障礙

槲皮素有助戒掉酒精後行為的改變,槲皮素改善情緒的能力。槲皮素能抑制單胺氧化酶 monoamine oxidase,槲皮素可降低誘導的腦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因子corticotrophin releasing factor(CRF),槲皮素治療減少了血漿中的皮質酮和促腎上腺皮質激素,改善焦慮和抑鬱。

藥物相互作用

槲皮素顯示出在體內抑制CYP3A4和CYP1A2,而增加CYP2A6,黃嘌呤氧化酶,和N-乙酰轉移酶活性。改變其他藥物的新陳代謝。如蘆丁(Rutin) 槲皮素芸香糖苷)(quercetin rutinoside) 會減少華法林(warfarin ) 常用的抗凝劑,缺點是同很多藥物產生相互作用。

槲皮素和不同藥物之間的相互作用,特別是因為它與CYP3A4和P-糖蛋白的相互作用。槲皮素是由於經過P-糖蛋白(MDR1)流出轉運蛋白的效果; 已降低藥物水平,只是次要嚴重性的情況下,

槲皮素也可能會改變一些膳食補充劑的生物利用率;例如,提高兒茶素和其他類黃酮的生物利用率。

相關產品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參考資料

 

J.V. Formica, W. Regelson Review of the biology of quercetin and related bioflavonoidsFood Chem. Toxicol., 33 (1995), pp. 1061–1080

Galati, M.Y. Moridani, T.S. Chan, P.J. O’Brien,Peroxidative metabolism of apigenin and naringenin versus luteolin and quercetin glutathione oxidation and conjugation Free Radic. Biol. Med., 30 (2001), pp. 370–382

E.U. Graefe, J. Wittig, S. Mueller, A.K. Riethling, B. Uehleke, B. Drewelow, H. Pforte, G. Jacobasch, H. Derendorf, M. Veit Pharmacokinetics and bioavailability of quercetin glycosides in humans J. Clin. Pharmacol., 41 (2001), pp. 492–499

M.G. Hertog, P.C. Hollman, M.B. Katan, D. Kromhout Intake of potentially anticarcinogenic flavonoids and their determinants in adults in The Netherlands,Nutr. Cancer, 20 (1993), 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