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莓 Chastree Berry, Chasteberry 調經,閉經,懷孕

聖潔莓(Vitex agnus-castus) chastree berry , chasteberry是一種小喬木或灌木,屬馬鞭草科,它是一種落葉灌木,原產於歐洲,地中海和中亞國家。古代以針對女性生殖系統紊亂及經過不準。聖潔莓的主要成分是類黃酮flavonoids,香精油 essential oils,,萜烯diterpenes,和糖苷glycosides。

Vitex

化學成份

聖潔莓含乙酸冰片酯bornyl acetate,1,8-桉樹腦 (1, 8-cineol, limonene,),苧烯,α蒎烯 (α-pinene),β蒎烯(β-pinene) ,主要成分高達2.0%的精油。黃酮類 (Flavonoids),環烯醚萜 (iridoids) 和二萜 (diterpenes) ,紫花牡荊素,主要的類黃酮濃度高達0.2%,具有chrysosplenetin,chryso- splenol D,cynaroside,5-羥基-3,4,6,7-四甲氧基黃酮,6- hydroxykaempferol,異鼠李素,木犀草素,木犀草素和6 -C-苷(異葒草素)衍生物。

黃酮類 flavonoids (花牡荊素casticin,quercetagetin和異牡荊苷isovitexin),已在體外被證明影響雌激素受體。聖潔莓-可用於治療痤瘡,消化不良,月經不規則,經前期綜合徵(PMS),乳腺痛,和不育,也可用於增加分泌乳汁。

經前期綜合 Premenstrual syndrome (PMS)

PMS

聖潔莓含有競爭性結合受體,使得其有效成份能發揮其功用,其中缺乏孕酮(progesterone)可能對女性不孕,更年期,或經前不適。催乳素Prolactin是其中腺垂體的激素,它在懷孕期間刺激乳腺的生長和催乳素產生母乳,由下丘腦調控和負責。多巴胺Dopamine抑制其釋放,女性的泌乳素prolactin水平升高,引致會引致閉經和不孕

乳腺痛

聖潔莓的臨床試驗重點是評估經前症候群和乳腺痛,其中一個研究關於PMS經前症候群,以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研究,服用聖潔莓20毫克或安慰劑,經過3個月週期試驗。在第三個月經週期結束後,對PMS的症狀(易怒,情緒改變,憤怒,頭痛,乳房脹滿,腹脹)自我評估,聖潔莓組改善顯著更大,與安慰劑組相比(P <0.001)。

mastalgia-660x330

 

月經週期不規則 (閉經,經期不準)


臨床上,黃體期失調與高泌乳素血症 hyperprolactinemia是有相關性,聖潔莓可調節孕激素和其他月經週期,有研究在雙盲和安慰劑對照試驗中,37名婦女在黃體期和患有高泌乳素血症問題,接受聖潔莓,經過3個月經週期後,在治療組中有(n=17)或安慰劑(n =20),黃體相從初始3.4日,延伸到10.5日,事實上,有些患者服用三個月後,經期也達到正常。

menstruation irregularities

暗瘡 粉刺

痤瘡是由於激素失衡的影響。在一個開放性研究中,118人患有粉刺是用作聖潔莓提取物治療(經過 6週每天20滴,每日兩次每次兩滴1 – 2年),結果與治療痤瘡的常規治療進行了比較。聖潔莓提取物治療患者,6週後癒合率提高,經過3個月的治療後,用聖潔莓提取物治療的患者有70%完全癒合。

產品資料

http://natural.hk/index.php?route=product/search&search=vitex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參考資料

  1. Jarry, B. Spengler, W. Wuttke, V. Christoffel In vitro assays for bioactivity-guided isolation of endocrine active compounds in vitex agnus-castus Maturitas, 55 (2006), pp. S26–36
  2. Tamagno, M.C. Burlacu, A.F. Daly, A. Beckers Vitex agnus castus might enrich the pharmacological armamentarium for medical treatment of prolactinoma Eur J Obstet Gynecol Reprod Biol, 135 (2007), pp. 139–140

3. E.B. Kilicdag, E. Tarim, T. Bagis, et al.Fructus agni casti and bromocriptine for treatment of hyperprolactinemia and mastalgia Int J Gynaecol Obstet, 85 (2004), pp. 292–293

4. P.G. Merz, C. Gorkow, A. Schrödter, et al. The effects of a special agnus castus extract (BP1095E1) on prolactin secretion in healthy male subjects Exp Clin Endocrinol Diabetes, 104 (1996), pp. 447–453

左旋肉鹼 l-carnitine 對關節炎的最新研究

骨關節炎是軟骨基質組分的合成和降解之間的不平衡所導致的,軟骨退化是由基質蛋白聚醣的損失而觸發,骨膠原的生產產生變化,並在稍後的階段,軟骨細胞失去活力而凋亡或衰老。軟骨細胞,存在於軟骨中唯一的細胞,在通過的膠原蛋白,蛋白多醣和酶影響軟骨代謝,保持軟骨組織的重要作用。

knee

左旋肉鹼 (l-carnitine) 對於慢性疾病,包括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糖尿病2型type 2 diabetes mellitus,心臟heart和腎功能衰竭renal failure都有很好的好處。最近有科學研究服用左旋肉鹼來治療關節炎,對其在細胞代謝和抗炎活性的作用。左旋肉鹼能刺激蛋白質合成,細胞增殖和人原代成骨細胞human primary osteoblasts的分化都有幫助。

從體外研究結果表明,左旋肉鹼可刺激生產軟骨基質糖胺cartilage matrix glycosaminoglycan和ATP合成導致在人原代軟骨細胞human primary chondrocytes; 提高增殖率;因此它可能誘導軟骨組織的再生,並幫助軟骨抵消骨關節炎過程的生理後果。

最近科學研究,左旋肉鹼 (l-carnitine) 有助於骨關節炎治療,用作預防軟骨退化。這項研究的目的是調查的左旋肉鹼補充對女性膝骨關節炎(OA)的臨床症狀的效果。

carnitineandacetyl-l-carnitine.png

在這項研究是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試驗,女性有輕度至中度膝關節骨性關節炎72宗,隨機分為兩組,接受每天左旋肉鹼750毫克(36例)或安慰劑(n =36)經過8週療程後。臨床症狀採用WOMAC骨關節炎指數和改善50%為臨床意義的門檻評估。

結果証明完成試驗69例。左旋肉鹼導致了WOMAC總分顯著減少46.9%,54.1%,48.4%和44.4%和僵硬和身體功能,左旋肉鹼用於疼痛和僵硬

左旋肉鹼對治療和預防膝關節疼痛和僵硬都有其效果。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相關產品

http://bit.ly/2qHjiyV

參考資料

W.I. Najm, S. Reinsch, F. Hoehler, J.S. Tobis, P.W. Harvey S-Adenosyl methionine (SAMe) versus celecoxib for the treatment of osteoarthritis symptoms: a double-blind cross-over trial BMC Musculoskelet Disord, 5 (2004), p. 6

Sousan Kolahi er al,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Volume 7, Issue 5, October 2015, Pages 540–546

Mitochondrial DNA damage is involved in apoptosis caused by pro-inflammatory cytokines in human OA chondrocytes, Osteoarthr Cartil, 18 (2010), pp. 424–432

Glucosamine and chondroitin sulphate supplementation along with diet therapy provides better symptomatic relief in osteoarthritic patients as compared to diet therapy alone Int J Pharm Sci Rev Res, 24 (2014), pp. 215–223

 

維生素D Vitamin D and Calcium

當我們跑步,運動時,每一步都會增加膝蓋的骨應力 (bone stress) 並造成軟骨損失,而顯著影響骨骼。骨應力導致微裂縫痛症和炎症,骨髓病變和骨折都是由於骨應力或不完全骨折。

關節炎 vitamin d

維生素D對骨質代謝有重要作用,吸收維生素D不足,對骨的狀態與骨密度都會下降和受損。流行病學研究顯示骨骼健康的那幾個方面,如增加的骨礦物質密度(BMD),骨周轉 bone turnover,骨折風險fracture risk,與骨關節炎(OA)的發展有互相關聯。

維生素D對骨關節炎的發展有間接作用。此外,體外研究表明維生素D對關節軟骨代謝,維生素D也對骨關節炎有直接的影響。因為過低的維生素D對肌肉無力有互相關聯,降低肌強度,產生無力感 。

knee

因此,到目報告指出維生素D水平和髖部或手的骨關節炎之間的關聯,補充維生素D,可以防止發病或骨關節炎惡化。

吸收維生素D對增強骨的強度,對骨節炎疾病有積極作用。

此外,維生素D對骨關節炎的有正面的效果,減少骨關節炎相關的症狀,如果有骨關節炎的病患,會比正常人消耗大量維生素D,約有三倍以上,雖然維生素D並沒有影響骨關節炎的發病率,但它減少與該疾病相關的症狀的發病率。

vitamin d

維生素D和鈣磷酸鹽的吸收和形成骨的作用,如果兒童和成人缺乏的維生素D會產生佝僂病,因此推薦日劑量為400國際單位(IU)的維生素D。骨質疏鬆症,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已考慮增加到1000 IU. 骨質疏鬆症所引起相關的骨折會造成社會巨大的經濟壓力。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相關產品

http://bit.ly/2q6dzjg

參考資料

Gallagher, L. Riggs, J. Eisman, et al.Intestinal calcium absorption and serum vitamin D metabolites in normal subjects and osteoporosis patients: effect of age and dietary calcium, J Clin Invest, 64 (1979), pp. 729–736

M.C. Hochberg, M. Lethbridge-Cejku, W.W. Scott Jr, et al. The association of body, weight, body fatness, and distribution with osteoarthritis of the knee: data from Baltimore Longitudinal Study of AgingJ Rheumatol, 22 (1995), pp. 488–493

C.J. Stein, G.A. Colditz, The epidemic of obesity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89 (2004), pp. 2522–2525

Gallagher, L. Riggs, J. Eisman, et al. Intestinal calcium absorption and serum vitamin D metabolites in normal subjects and osteoporosis patients: effect of age and dietary calcium J Clin Invest, 64 (1979), pp. 729–736

 

葡萄糖氨 Glucosamine  軟骨素 (chondroitin)  有機硫 MSM- 改善骨關節炎,補軟骨首選

骨關節炎Osteoarthrosis,也稱為關節炎arthritis,是骨關節炎中最常見一種,並且影響病人的生活質量和限制其日常活動,而最主要是影響50歲以上人仕,骨關節病的發病率是逐年增加中。

根據美國研究,65歲以上人仕,約有75%的人仕患有骨關節炎,當中約有12.1% 當中的人仕,患有25年以上的骨關節炎症狀,約有6%的患者有30年以上的症狀。

Knee pain

骨關節炎的特徵

骨關節炎的特徵是由於關節軟骨的變形 (degradation of the joint cartilage),這種臨床病徵會出現疼痛,僵硬,關節積液和關節畸形。骨關節炎的原因可能由於生物,遺傳,生化,營養和力學因素所影響。

骨關節炎的特徵在於關節退化和軟骨的損失。當醫生評估骨關節炎的嚴重程度,他們使用成像研究通過測量關節的骨頭之間存在的空間量化關節損傷。
而縮小關節間隙表示軟骨損失和骨關節炎的惡化。

關節間隙變窄意味著骨關節炎越來越嚴重

骨關節炎導致關節間隙的軟骨損耗和破壞,嚴重影響整個關節結構,包括軟骨,韌帶,關節液和骨骼。當中會有遺傳成分,骨關節炎主要是由於軟骨承受過重的重量所觸發,這會引起關節軟骨的炎症和退化,對於所產生的炎症是由於白細胞介素-1 ( interleukin-1)(IL-1)和 腫瘤壞死因子(tumor necrosis factor)(TNF),導致產生金屬蛋白酶metalloproteinases和氮氧化物(NO),這兩個衍生物會影響分解關節軟骨。

osteoarthritis-540x266

膝關節間隙變窄 (joint narrowing)
膝關節間隙變窄已被關聯到關節軟骨的損害。然而,半月板的損傷會影響關節間隙變窄。在一項研究中,264人參與研究,他們是有骨關節炎膝蓋症狀,研究開始時,15個月後和30個月後。研究人員得出結論,在彎月面(膝關節軟骨)的改變,導致關節間隙變窄的變化。研究人員解釋說,骨關節炎,關節軟骨變得異常,彎液面被破壞和位移。關節間隙變窄是改變所有這些結構的結果

而關節間隙變窄是診斷的起點,它僅僅是一個指標。它具有不同的含義和在各種類型的關節炎中的不同時間出現。患者的年齡也將因素進入關節間隙狹窄的含義。它只有一個要考慮的因素。其他影像學檢查和血液測試的結果將指向骨關節炎,類風濕性關節炎,炎性關節炎,糜爛性關節炎,痛風,

 Osteoarthritis-of-Knee-Joint

關節間隙變窄(joint space narrowing)?在骨性關節炎重要性?
關節炎診斷和評估都以X射線為開始,X射線可顯示關節間隙變窄(joint space narrowing) ,是評估關節炎是否有開始收窄。
X射線是採取臀部和膝蓋關節間隙變窄為多,在骨關節炎中,膝蓋關節間隙變窄通常都是不對稱的,但在手指關節的骨關節炎,通常都是對稱的。

在健康的關節,關節軟骨(articular cartilage) 是作為關節內的避振器,有緩衝作用,避免軟骨退化或磨損,如果關節軟骨受影響和變化,關節就會疼痛和僵硬,並限制在其活動範圍。

 

傳統醫學治療方案

首選治療關節炎藥物為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s)的藥物已被證明是有效緩解疼痛和改善患者關節功能。此外,在長期使用NSAID的主要副作用是影響胃腸和心血管系統。

除了藥物以外,另外的治療方案,以葡萄糖氨(glucosamine)和軟骨素( chondroitin) 為現時主要的醫治考慮。

葡萄糖氨 (glucosamine)

葡萄糖氨參與合成糖胺聚醣glycosaminoglycans(GAG),補充關節軟骨中蛋白聚醣(proteoglycans) 和透明質酸 (hyaluronic acid) ,它可以刺激軟骨細胞,進行蛋白多醣合成(proteoglycan synthesis)和抑制金屬蛋白酶合成(metalloproteinase synthesis)。葡萄糖氨已有充夠的動物試驗和人體研究,結果証明,葡萄糖氨對軟骨損傷的癒合過程和代謝都有正面效果。

市場上有三種班不同型態的葡萄糖胺:葡萄糖胺鹽酸鹽glucosamine hydrochloride(來自蟹殼提取),葡萄糖胺硫酸鹽 glucosamine sulfate(從蝦殼提取)和合成葡糖胺synthetic glucosamine(硫酸鹽 sulfate)。一些研究表明,葡萄糖胺比安慰劑更有效改善症狀,它可以降低骨關節炎減慢其發展速度,也可減少關節狹窄(joint narrowing)。

glucoamine

軟骨素 (chondroitin)

軟骨素含糖胺聚醣glycosaminoglycan(GAG)身體上有不同組織都含有透明軟骨。最近的研究已得出結論,軟骨素能刺激軟骨的合成,並且還抑制白細胞介素(interleukin)IL-1,簡單說的是減少發炎和金屬蛋白酶(metalloproteinases )(減少軟骨組織分解) ,研究報告指出,軟骨素比安慰劑能減輕改善症狀,但它不能有效地減少關節狹窄(joint narrowing)。

Knee 02'

有機硫,甲基磺酰甲烷MSM (methylsulfonylmethane)

越來越多膳食補充劑都會加入有機硫,甲基磺酰甲烷(MSM),通常與葡萄糖胺和軟骨素的組合,MSM普遍用於關節炎和風濕性疼痛組合; MSM是一種天然的有機硫分子和假定是可以是提供甲基供體(methyl donor)。

MSM在進入人體中,最先產生的氧化代謝物是二甲基亞碸dimethylsulfoxide(DMSO)。在生物界中,DMSO是浮游植物和海藻腐爛的副產品。在商業生產,MSM是通過使DMSO中的過氧化氫,產生MSM和水的合成。在體內,經口服攝取,DMSO約有15%被代謝。

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人的腦脊液和血漿約有0-25微摩爾/升0–25 μmol)。因為MSM的硫含量,它用於由身體保持正常結締組織。 MSM可以具有抗炎活性,預防化學性質,抑制前列環素( PGI 2 ),防止動脈粥樣硬化作用,對類花生酸代謝有正面的影響,和清除自由基。

在動物實驗中,MSM顯示有助於類風濕性關節炎和紅斑性,人體試驗經過 12個星期的試驗(n=118),患者膝關節炎分別接受1.5克MSM,1.5克基葡萄糖氨硫酸,1.5克MSM加葡萄糖氨硫酸,或安慰劑; 1.5克MSM加葡萄糖氨硫酸的組合可以舒緩當中病患的疼痛,關節受限活動,腫脹約33%; 步行時間也有所改善。

MSM的安全性和毒性的臨床研究尚未公佈。使用MSM 2克/公斤的單劑量和每日劑量為1.5g / kg,,經過90天都沒有不良反應,器官病理學或死亡。 MSM通常被認為是安全的。

MSM的輕度不良反應,包括胃腸(GI)症狀,頭痛。

關於MSM治療關節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中使用的劑量更高的劑量。

msm

葡萄糖胺,軟骨素, MSM組合

葡萄糖胺和軟骨素一起服用後,大約兩小時己到初始血漿峰值和第二峰值在服用後18個小時,這表示腸肝循環中存在的。

口服葡萄糖胺1500毫克單一劑量約有10 μmol血漿濃度,而服用每天三次500毫克,僅生成3 μmol。軟骨素的推薦劑量是每天1200毫克。此外,葡糖胺/軟骨素一同口服,會有良好的吸收度。

 

相關產品

http://bit.ly/2le8F29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參考資料

Xing, S. Liu, Z. Guo, H. Yu, C. Li, X. Ji, J. Feng, P. Li The antioxidant activity of glucosamine hydrochloride in vitro Bioorg. Med. Chem., 14 (6) (2006), pp. 1706–1709 Kahan, D. Uebelhart, F. De Vathaire, P.D. Delmas, J.Y. Reginster

Long-term effects of chondroitins 4 and 6 sulfate on knee osteoarthritis: the study on osteoarthritis progression prevention, a two-year,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Arthritis Rheum, 60 (2009), pp. 524–533

J.Y. Reginster, R. Deroisy, L.C. Rovati, R.L. Lee, E. Lejeune, O. Bruyere, et al. Long-term effects of glucosamine sulphate on osteoarthritis progression: a randomise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Lancet, 357 (2001), pp. 251–256

D.O. Clegg, D.J. Reda, C.L. Harris, M.A. Klein, J.R. O’Dell, M.M. Hooper, et al. Glucosamine, chondroitin sulfate, and the two in combination for painful knee osteoarthritis N Engl J Med, 354 (2006), pp. 795–808

R.D. Altman Glucosamine therapy for knee osteoarthritis: pharmacokinetic considerations Expert Rev Clin Pharmacol, 2 (2009), pp. 359–371

J.Y. ReginsterThe efficacy of glucosamine sulfate in osteoarthritis: financial and nonfinancial conflict of interest Arthritis Rheum, 56 (2007), pp. 2105–2110

東革阿里 Tongkat Ali 增強男性身體機能,生育,中年疲乏

 longjack

東革阿里,屬於苦木科Simaroubaceae,是馬來西亞土生土長的藥草,印度尼西亞和泰國的森林都有種植。傳統上被稱為“東革阿里,認為是增強性能力,東革阿里是現時流行的男性草藥,已被普遍用作能量增強劑。

最近的證據表明東革阿里的根部,其提取物能增強男性睾酮水平,並能改善男性勃起功能障礙 (Erectile dysfunction ED )。 東革阿里對ED的作用機制尚不清楚,據推測其生物活性化合物包括酚類化合物,多肽,二萜類化合物,生物鹼,和quassinoids,有助於男性能力, 東革阿里含有稱為“ eurypeptides 的多方面蛋白分子肽,改善囓齒動物能量和性慾。

東革阿里在恢復正常睾丸激素水平,性激素結合球蛋白,增加睾酮的釋放速率sex-hormone-binding globulin(SHBG )

傳統用法

馬來西亞用東革阿里煮湯來吸收,已被用於幾個世紀以來,作為性慾和陽痿的壯陽藥,以及治療一系列疾病,包括產後抑鬱症,瘧疾,高血壓,和疲勞。

東革阿里特別有益與低於正常睾酮水平,包括那些節食減肥,中年疲勞或抑鬱症,或需要訓練的運動員。 東革阿里是提高性慾和能量,以及為“抗衰老 的補藥,恢復內分泌平衡(皮質醇/睾丸激素水平),並同時提高運動表現和體重減輕。

實驗室證據表明,東革肽刺激其結合蛋白游離睾酮的釋放和提高整體激素水平。 動物實驗研究証明改善性慾,平衡激素水平,提高身體機能。人體試驗也証明減少疲勞,明顯改善的跡象,提高能量和建立良好正面的情緒,東革阿里提取物更會產生幸福感。東革阿里對運動員也有幫助,以幫助維持正常的皮質醇/睾酮平衡,防止過度訓練綜合症以及提高運動後的恢復力量。

男性勃起功能障礙(Erectile Dysfunction ED

 

ed

男女的性生活質量是要從健康開始,男性勃起功能障礙(ED )erectile dysfunction (ED) 可導致在性生活不協調,無法完成晚上男女的任務,這是由於陰莖缺乏血液流動的結果或保持陰莖勃起的時間不足

 男性勃起功能障礙(ED )是世界性的重要性的健康問題,有研究表示,年齡介於40-70歲有52%有ED問題,患病率隨著年齡的增加,具有最高流行率在男性50-75歲之間,調查表明,台灣,馬來西亞,中國,韓國,日本,大多數亞洲男性ED都選擇天然食品來幫助。草藥療法已經被視為非化學合成類的另外選擇

東革阿里將睾酮達到正常睾丸激素水平,或是“恢復”到正常範圍。

標準化成份

東革阿里的標準化成份,它的生物活性成分約(1%eurycomanone,22%蛋白質,30%的多醣,35%glycosaponins),其熱水提取物已被證明是在高劑量非常安全和長期食用

東革阿里,其中含有許多活性化合物,包括酚類組分,鞣質,高分子量的多醣,糖蛋白,和粘多醣根的冷凍乾燥的標準化提取物。東革阿里根的生物活性組分提供以提高睾丸激素水平,增加肌肉從運動加快恢復,增強減肥效果,減輕壓力,並減少疲勞。

標準提取物有一種明顯的苦味由於quassinoids的存在,東革阿里提取物中的化合物。東革阿里提取物是有苦味,

???????????????????????????????????????????????????????????????????????????????????????????????????????????????????????????????????????????????????????????????????????????????????????????????????????????????????????????????????????????????????????????????????????????????????????????????????????????????????????????????????????????????????????????????????????????????????????????????????

動物研究

動物研究已經証明,提取物的作用是通過糖蛋白和其生物活性複合物-肽(“eurypeptides” 36個氨基酸)的作用機制已被證明是活化CYP17酶(7α-羥化酶和17,20裂合酶)(17 alpha-hydroxylase and 17,20 lyase) ,以提高孕烯醇酮pregnenolone,孕激素progesterone,以產生更多的DHEA(脫氫)和雄烯二酮。

許多囓齒類動物研究表明,減少焦慮和改善性表現,維持或恢復正常的睾丸激素水平。東革阿里有抗焦慮作用。

運動員研究

對於運動員,同樣上升皮質醇和下降的睾丸激素,因為是“過度訓練”,表現為降低性能的早期信號或會增加受傷率,抑制免疫系統,增加食慾,情緒低落,體重增加。在東革阿里補充劑能保持正常皮質醇/睾酮水平,防止或減少一些過度訓練而產生的症狀,幫助運動員更快更徹底從日常訓練中恢復過來。

人類試驗

在自行車耐力運動員的一項試驗中,皮質醇水平降低32%和睾酮水平在與安慰劑相比,補充者高16%,這表明激素狀態正常和生化指標正常。

基於傳統的使用,並通過細胞培養和動物研究來研究其生物活性,研究已進行評估東革阿里對性功能,運動性能,體重減輕和活力(心理/體力)。

激素測試(唾液皮質醇和睾酮)

由東革阿里補充劑顯著改善,降低皮質醇(-16%),增加睾酮testosterone(+37%),以及總體改善皮質醇,睾酮比率cortisol:testosterone ratio(-36%)。這些結果表明,每天補充東革阿里精華提高應激激素和某些情緒狀態參數,這意味著有效的自然方法,從慢性壓力,包括劇烈運動訓練的“壓力” 都有效。

 

Anxiety mental health symbol isolated on white. Mental disorder icon design

中年婦女服用研究

中年婦女(45-59歲)的一項研究發現,經過12週,每週兩次的力量訓練,服用100毫克/天東革阿里提取物,提高無脂肪體重,比女性承受相同的強度,培訓計劃和服用安慰劑比較。運動員服用東革阿里每天50-100毫克提取物,以幫助恢復補充,減肥,睾丸激素水平。

在男性和女性,介於25和30歲為最高的睾酮水平testosterone,此後峰值之間每年下降約1-2%,在60歲時,睾酮水平是典型的青春水平只有40-50% ,並可能因應力及相關的生活方式的問題,如飲食,運動,和睡眠模式更低。保持青春的睾酮水平的好處有很多,包括增加肌肉量,減少體內脂肪,提高活力的心理狀態(精神/體力)。

在東革阿里補充劑(年齡介於30-55歲的男性每日300毫克,經過 12週試驗,受試者調查其生理機能和安慰劑組相比,表現出顯著的改善。此外,性慾提高了11%(第6週)和14%(12週)和腹部脂肪量在與BMI> 25千克/平方米受試者顯著降低。

改善情緒

最近一項研究,研究包括63人(男32,女31),每天服用東革阿里根提取物(200毫克/天)或連續4週和安慰劑。顯著(P <0.05)東革阿里改善情緒(-11%),憤怒(-12%)和混亂(-15%)。

 

減肥,增加肌肉

對於減肥者,食物吸取被限制,經過幾個星期後,預期皮質醇上升及睾酮下降節,這種變化的激素平衡(皮質醇和睾酮),導致減肥療程6-8週後,許多節食者(減都會因為激素平衡而減慢或停止的一個重要因素,通過保持正常的睾丸激素水平,減肥者可以期望也維持其肌肉質量和代謝率。

belly fat

在男性睾丸激素水平低(平均年齡51歲),每天補充東革阿里提取物200毫克/天)經過1個月,導致血清睾酮水平和質量的生活參數顯著改善,東革阿里有若“紅景天”對抗衰老和生活壓力。在健康成年男性(平均年齡25歲),每天100毫克/東革阿里提取物,密集的力量訓練計劃(每8週隔日),另一項研究結果在不含脂肪顯著改善質量,脂肪量,最大強度和臂圍與安慰劑組比較。這些結果表明,東革阿里提取物能增強肌肉和力量的收益,同時加速脂肪的損失,在健康的鍛煉,可以考慮運動員和減肥一樣的自然機能輔助。

 

安全問題

 口服毒性研究已經確定東革阿里的LD50為2000毫克/公斤體重(聯合國全球協調系統5類(非常安全) 。 除了在囓齒動物毒性研究證明了非常高的安全性,沒有任何不良副作用,Tongkat Ali 東革阿里 ,例如,在東革阿里人類研究,服用2個月東革阿里補充劑的健康男性(年齡範圍38-58 ),實測值高劑量eurycoma提取物( 600mg /天),以對沒有影響血液組成(血紅蛋白,紅細胞, WBC等),或對肝或腎功能都沒有任何傷害。最近研究試驗(服用4週東革阿里200毫克/天),肝酶(ALT / AST)都沒有變化。 典型的推薦劑量,包括節食者和運動約50-200毫克標準化提取物,以22 % eurypeptides。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相關產品

http://bit.ly/2q637IJ

參考資料

Tambi, MI. Water soluble extract of Eurycoma longifolia in enhancing testosterone in males. In: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Trade Show and Conference, Supply Side West, Las Vegas, NV, USA; 2003. October 1–3.

A.M. Traish, M.M. Miner, A. Morgentaler, M. Zitzmann,Testosterone deficiency, Am J Med, 124 (7) (2011), pp. 578–58

Adimoelja,Phytochemicals and the breakthrough of traditional herbs in the management of sexual dysfunctions,Int J Androl, 23 (Suppl. 2) (2000), pp. 82–84

Le-Van-Thoi, Nguyen-Ngoc-SuongConstituents of Eurycoma longifolia Jack, J Org Chem, 35 (4) (1970), pp. 1104–1109

H.H. Ang, H.S. Cheang Studies on the anxiolytic activity of Eurycoma longifolia Jack roots in mice,Jpn J Pharmacol, 79 (4) (1999), pp. 497–500

瑪卡 Maca 男仕補品,更年期女仕保春

maca root

瑪卡、又名馬卡、瑪咖, Maca (Lepidium meyeni是屬於十字花科(Brassicaceae family),在秘魯中部高地胡寧高原 Junín plateau of Peru’s Central Highlands出產, 約有2000多年種植記錄,是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作物。近日,瑪卡獲得國際關注,因有壯陽和增強生育,許多西方國家將瑪卡稱為“安第斯山脈的人參” Ginseng of the Andes。

古代印加服用瑪卡歷史

瑪卡可以提高耐力和能量,並能增加男性性慾和生育能力。早在13世紀,印加戰士進入戰場,以食用馬卡以增加他們的能量,但他們佔領下有些城市都不淮購買和服用,因為此品會增加性慾.,以保護婦女權益和安全,真想不到以前都有保護婦孺條例。

aztec

瑪卡的成份

瑪卡的生物效應歸因於其生物活性化合物如macaene 和 macamides ,植物甾醇phytosterols (菜油和β谷甾醇)(ampesterol and β-sitosterol) ,以及不同類型的芥子油苷glucosinolates( GLS)和酚類化合物phenolic compounds。

許多研究表明,已經有瑪卡含水或水- 醇提取物,進行相關健康的性質研究,其生理效應已被歸因於葡萄糖甙 glucosinolates,多酚 polyphenols 和 抗氧化活性 antioxidant activity。以水煮方法,進行瑪卡提取物,其有效率得以提高;這表明更有利於葡萄糖甙,酚類化合物等次生代謝產物的提取率。

2010年,科爾阿勞斯等人研究分離和鑑定兩種新型macamides,即, N-(3,4-二甲氧基芐基) N-(3,4-dimethoxybenzyl)-hexadecanamide和N-benziltetracosanamide都是從西北部阿根廷野生瑪咖分離出來。在瑪卡的活性成份,含有包括硫苷glucosinolates,脂肪酸酯fatty acids esters,植物甾醇 phytosterols,生物鹼alkaloids , alkamides ( macamides )

 

瑪卡的功效

瑪卡,以傳統醫學可增強力量和增強生育,性功能障礙,骨質疏鬆症,良性前列腺增生,記憶和學習,以及對紫外線輻射的皮膚保護。

除了增強性功能,瑪卡已經使用了幾個世紀於傳統醫學治療,如緩解更年期和風濕病的症狀,以及相關的生育問題,刺激代謝和作為改善記憶。目前,但這些都沒有實質的科學數據支持,因為大部分的研究都集中在性功能增強特性。

瑪卡作為膳食補充劑,可以增強性慾或運動表現,其科學價值,令人鼓舞的是,在囓齒類動物試驗中,已經証明可以增加生育率和精子量,對運動量和免疫功能都有積極的作用。 瑪卡可攝取膳食纖維 Dietary fiber(DF)提供了大量的健康益處,例如降低結腸癌,冠狀心臟疾病,高血壓,肥胖,糖尿病和哮喘的風險。總膳食纖維 Total dietary fiber(TDF)一般分為不可溶性(IDF)和可溶性(SDF)膳食纖維。

sex-drive

為何男士需要瑪卡

勃起功能障礙,有助陽痿男性,勃起長足夠了滿意的性交,達到高潮,或兩者兼而有之。
增強耐力,瑪卡提高體力,或持久的動力,

提高生育率

瑪卡增加精子量和精子活動量,平衡男性荷爾蒙睾丸激素和孕激素,這可能會為受荷爾蒙失調。

bed

女性服用瑪卡的益處

對於女性來說,經常食用瑪卡的好處很多,瑪卡並不是男仕獨享,特別關注—可以提高女性的生活質量。

 

減少更年期症狀

瑪卡根已被廣泛用作激素平衡器,研究証明,它是高營養和植物化學物質,研究人員評估了婦女服用瑪卡補充,對最常見的更年期症狀,比如潮熱,半夜睡眠醒來再睡不進去,盜汗,和抑鬱症的減少,女性服用瑪卡對絕經或停經後相關症狀的顯著緩解。

 menopause-treatment

改善性功能

女性性功能障礙取決於多種因素,與婦女的年齡,生活方式,以及醫療/營養狀況為主要因素,提高女性性慾及滿意度,瑪卡並沒有傳統醫學產品副作用,

一項研究檢查糾正女性性功能障礙,通常醫生會建議服用SSRIs,常用的處方抗抑鬱藥的結果,以補充瑪卡服為每天的三克最高劑量時,婦女在研究中享受性生活滿意度改善。

提高女性享樂

研究增加女性享樂功效,瑪卡含有鋅,碘礦物質,和必需脂肪酸,馬卡對平衡性激素,並且還可以改善情緒,建立健康的心情和平衡的激素水平。

改善心情

營養學的研究表明,天然脂肪酸存在於食物中,包括瑪卡根,對情緒和大腦健康。 瑪卡的保護作用的研究已經顯示出的成果,增強認知,增強藥物的自然選擇。脂肪酸瑪卡根支持大腦功能,負責穩定的情緒和分析能力,認知功能和理性的思考,減輕抑鬱,焦慮和些症狀。

good mood

生育

對不孕不育的婦女和男子都可提高生育問題,這也難怪為什麼那麼多人今天正在選擇自然方法去提高生育能力。到目前為止,研究瑪卡根對增強性功能,尤其是對女性,注意它增加腦垂體血清促黃體激素的能力。這種激素與生育有關。

增加骨密度

維持骨骼密度是許多女性共同的問題,瑪卡有助對更年期症狀,它具有增加骨密度。

增強能量,減少疲乏

瑪卡中含有豐富的維生素,礦物質,必需脂肪酸和蛋白質。這些營養物質對身體細胞增強功能,對傷病有助恢復體力。

趙家聲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相關產品

參考資料

Bogani, P., Simonini, F., Iriti, M., Rossoni, M., Faoro, F., Poletti, A., et al. (2006). Lepidium meyenii (maca) does not exert direct androgenic activities.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104(3), 415–417.

Bustos-Obrego ´n, E., Yucra, S., & Gonzales, G. F. (2005). Lepidium meyenii (maca) reduces spermatogenic damage induced by a single dose of malathion in mice. Asian Journal of Andrology, 7(1), 71–76.

Lee, K. J., Dabrowski, K., Sandoval, M., & Miller, M. J. S. (2005). Activity-guided fractionation of phytochemicals of maca meal, their anti-oxidant activities and effects on growth, feed utilization, and survival in rainbow trout (Oncorhynchus mykiss) juveniles. Aquaculture, 244, 293–301

McCollom, M. M., Villinski, J. R., McPhail, K. L., Craker, L. E., & Gafner, S. (2005). Analysis of macamides in samples of maca (Lepidium meyenii) by HPLC-UV-MS/MS. Phytochemical Analysis, 16, 463–469.

Sandoval, M., Okuhama, N. N., Angeles, F. M., Melchor, V. V., Condezo, L. A., Lao, J., et al. (2002). Antioxidant activity of the cruciferous vegetable maca (Lepidium meyenii). Food Chemistry, 79, 207–213.

Zhang, Y. Z., Yu, L. J., Ao, M. Z., & Jin, W. W. (2006). Effect of ethanol extract of Lepidium meyenii walp. On osteoporosis in ovariectomized rat.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105(1–2), 274–279

喜來芝 Shilajit 抗衰老,細胞保健,阿爾茨海默氏病

喜來芝 shilajit 主要分佈在喜馬拉雅山脈一帶,shilajit在印度北部又稱salajit ,shilajatu, mimie或mummiyo是黑褐色粉末,多在深山中找到,尤其是在印度和尼泊爾之間的喜馬拉雅山脈中,找到其滲出液,它在俄羅斯,西藏,智利北部和阿富汗也被發現,某些植物逐漸被微生物分解作用,而形成,這些天然物質需要幾百以上形成,也是非常安全的膳食補充劑,能有助身體恢復能量平衡,並能夠預防多種疾病,而最近的醫學研究都以老化,認知能力有關的認知障礙的控制。

喜來芝主要活性成份,其獨特的成分為植物複合物,含有非常豐富的黃腐酸,研究人員推測, Shilajit是是由植物材料從種分解。產生的諸如霸王鞭和三葉草,這種分解似乎要數以百年來才可完成。喜來芝的主要成份是腐殖酸(humic acid) 黃黴酸(fulvic acids),這根據不同酸鹼度和溶解度來來進行分詩離。腐殖酸是易溶於鹼性條件下的水,並具有5-10千道爾頓的分子量。黃腐酸是溶於水的不同pH條件下,並且由於其低分子量的下(約2 kDa的)。存在於shilajit的其它分子如eldagic酸,某些脂肪酸,樹脂,膠乳,樹膠,白蛋白,三萜,甾醇,芳族羧酸,3,4- benzocoumarins ,氨基酸,多酚,和酚醛脂類,它的分子組成都會因不同的地區而有改變。

shilajit

 

喜來芝Shilajit主要是由腐殖質,包括黃腐酸,即佔總營養化合物約60 %至80 %,加上一些少量元素,包括硒-有抗衰老的主要功能,在腐殖物質含有有機物,主要植物的物質,這是許多微生物降解作用的結果。

喜來芝Shilajit一直被印度阿育吠陀醫學使用了幾百年,作為一個回複青春和抗衰老化合物,在古印度阿育吠陀醫學中認為此化合物有兩個重要特徵rasayana:那就是,增加體力,促進人類健康。

喜來芝-它可以良好的吸收,主要是在腸道和約8-9小時內消除體外,它的療效歸於shilajit黃腐酸有其很強的抗氧化,並且全身的強效活化劑。

Photo-elder

喜來芝shilajit對老年癡呆症的治療也是最新的研究方向,在本質上,在神經科學中生物電量測試都是臨床試驗中必要的,以了解shilajit如何對有機分子,尤其是黃腐酸,是其中一個活性成分,以及少量元素,都同時對分子和細胞水平,及整個生物體都有影響。

其他常見的傳統用途包括泌尿生殖系統紊亂genitourinary disorders,黃疸jaundice,消化功能紊亂digestive disorders,脾臟腫大enlarged spleen,癲癇症epilepsy,神經性疾病nervous disorders,慢性支氣管炎chronic bronchitis,和貧血anemia。 shilajit一直都對腎結石,水腫和痔瘡治療,可作為身體內部防腐劑,並減少厭食症,它已在印度被聲稱被用作yogavaha即是作為其他藥物協同增強劑,因為shilajit的有機組成部分,可發揮運輸不同礦物質到身體自己的細胞上。

傳統用途

 喜來芝是鑑於其特徵為rasayana,如增加長壽,抗衰老的作用,傳統上, shilajit的由來自尼泊爾和印度北部的人,孩子的早餐通常把它與牛奶一起食用,他們可以食這些天然食物,我們只是食一些沒太大營養的加工食物。

喜來芝與許多傳統草藥與其他藥材一起配合服用,與Triphala一起服用,更有效解毒和清除身體廢物。

阿爾茨海默氏病(ADAlzheimer’s disease

黃腐酸(fulvic acid)能阻止tau蛋白-自聚集(tau self-aggregation), Tau蛋白聚合物可以在大腦病患者的中找到與某些神經病變性統稱為τ病變,包括阿爾茨海默氏病(AD)。因為tau蛋白經過化學反應,包括磷酸化phosphorylations,糖基化glycosylations,截短truncation和低聚物聚合,此關聯與認知障礙和神經變性中的阿爾茨海默氏病(AD)Alzheimer’s disease (AD) , tau蛋白有其致病作用。

喜來芝當中黃腐酸可防止tau蛋白自聚集,這種化合物似乎可以預防阿爾茨海默氏病。

Photo-Alzheimer

抗氧化

最近智利研究已經證明, shilajit的成份約有ORAC 從50-500 從 Trolox單位/克,這比諾麗和藍莓都高, shilajit是一種強大的抗氧化劑的天然植物複合物

糖尿病

喜來芝的臨床研究,表現出糖尿病患者其抗氧化活性的影響。 61位糖尿病患者,年齡在31-70年分別給予shilajit的兩個膠囊(每日兩次,每次500毫克),30天後。shilajit的治療顯示出它們可以顯著下降比丙二醛值malondialdehyde。

丙二醛(Malondialdehyde,MDA)是一種生物體脂質氧化的天然產物。動物或植物細胞發生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時,會發生脂質氧化。一些脂肪酸氧化後逐漸分解為一系列複雜的化合物,其中包括MDA。此時通過檢測MDA的水準即 可檢測脂質氧化的水準,因此MDA的測定被廣泛用作脂質氧化的指標。生物體內的一些其它生化反應也會產生MDA, (Malondialdehyde,MDA)是一種生物體脂質氧化的天然產物。動物或植物細胞發生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時,會發生脂質氧化。一些脂肪酸氧化後逐漸分解為一系列複雜的化合物,其中包括MDA。此時通過檢測MDA的水準即 可檢測脂質氧化的水準,因此MDA的測定被廣泛用作脂質氧化的指標。生物體內的一些其它生化反應也會產生MDA,例如 thromboxane synthase也可以催化產生,但只要在測定時設置適當對照即可觀察到脂質氧化水準的變化 在糖尿病受試者過氧化氫酶catalase的值與shilajit的治療後顯著增加。

丙二醛(Malondialdehyde,MDA)是一種生物體脂質氧化的天然產物。動物或植物細胞發生氧化應激 oxidative stress)時,會發生脂質氧化。一些脂肪酸氧化後逐漸分解為一系列複雜的化合物,其中包括MDA。此時通過檢測MDA的水準即可檢測脂質氧化的水準,因此MDA的測定被廣泛用作脂質氧化的指標。生物體內的一些其它生化反應也會產生MDA,例如 thromboxane synthase也可以催化產生,但只要在測定時設置適當對照即可觀察到脂質氧化水準的變化。

抗衰老

抗氧化酶(SOD, CAT和GPX )都和長壽的活動有因果關係。當它們在身體上消耗,將與老年問題和衰老相關的。另外,在其在特定腦區的活動會減少,已被假定為病原學因子於神經變性疾病,如阿爾茨海默氏病和帕金森神經毒性自由基誘導

Photo-antiaging 01

抗病毒

喜來芝對抑制单纯疱疹病毒1 和2 (HSV-1 和HSV-2) CMV,喜來芝的腐殖酸,顯示喜來芝能局部滅活病毒和干擾病毒附著,均被發現其含有抗病毒活性

免疫調節活性

喜來芝的發現,以補充活化淋巴細胞和產生T細胞介導的細胞毒性。喜來芝可處理淋巴細胞裂解,在被給予shilajit的提取物或安慰劑的小鼠的免疫調節作用進行了評估。白血細胞的活性進行了研究和之前和在接收shilajit的提取物或安慰劑後間隔監測。喜來芝提取物增加了白血細胞的活性和實驗活性是劑量依賴性的和相關的曝光時間。

礦物質

喜來芝能激活體內礦物質代謝,增加鈣,鉀,血中磷的鹽(骨骼中重要的材料)的水平。在其影響下的紅細胞數和血紅蛋白的血液水平上升,並促進更好的血液供應,受損的組織,並具有在主體上的刺激作用;

抗炎性質

喜來芝是有效的抗炎劑能將損傷組織,從而加速癒合

男性補品

從喜馬拉雅山獲得天然礦物,有助於提高精子量,精子活力,睾丸激素水平,精子計數和精子活力,增強男性魅力和持久力。

Photo-erectile

趙家聲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相關產品

http://bit.ly/2rESTjI

參考資料:

  1. Cornejo A, Jiménez JM, Caballero L, Melo F, Maccioni RB. Fulvic acid inhibits aggregation and promotes disassembly of tau fibrils associated with alzheimer’s disease. 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2011;27(1):143–153.
  1. Ghosal S. Chemistry of shilajit, an immunomodulatory Ayurvedic rasayan. Pure and Applied Chemistry. 1990;62(7):1285–1288.

3. Agarwal SP, Khanna R, Karmarkar R, Anwer MK, Khar RK. Shilajit: a review. Phytotherapy Research. 2007;21(5):401–405.

  1. Maccioni R, Quiñones L, Saavedra I, Sandoval R. Nutraceutical composition that comprises extract of shilajit, folic acid, vitamin B12 and vitamin B6 and the use thereof for
  2. Schepetkin IA, Xie G, Jutila MA, Quinn MT. Complement-fixing activity of fulvic acid from shilajit and other natural sources. Phytotherapy Research. 2009;23(3):373–384.
  1. Ghosal S, Reddy JP, Lal VK. Shilajit I: chemical constituents.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1976;65(5):772–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