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盆子酮 Raspberry ketone -減少內臟脂肪,減肚腩,脂肪肝

 

覆盆子(歐洲紅覆盆子,樹莓)是公認最古老的水果之一,覆盆子用於營養和藥用用途已超過一世紀。草莓和藍莓是其相近品種,覆盆子含豐富醣類,維生素,礦物質,茶多酚) 覆盆子的成分具有生物效應。

覆盆子酮 Raspberry ketone(4-(4-羥基苯基)丁-2-酮; (RK)是紅色覆盆子(樹莓)的一種主要的芳族化合物,RK的結構類似於辣椒素(capsaicin)和辛弗林(synephrine),已知發揮減肥作用和改變脂質代謝的化合物的結構。

 

RK具有類似於辣椒素和辛弗林化學的結構(辣椒素Capsaicin (N-[(4-hydroxy-3-methoxyphenyl)-methyl]-8-methyl-6-nonamide),紅辣椒和覆盆子酮能增強能量代謝的脂肪組織重量和降低血清甘油三酯含量。

覆盆子酮顯著增加了去甲腎上腺激素誘導脂肪分norepinephrine-induced lipolysis,RK防止和改善肥胖和脂肪肝。

覆盆子酮防止高脂飲食所引起的體重增加和內臟脂肪組織增加(附睾,腹膜後和腸系膜)的重量。

相關產品

http://bit.ly/2biYM2b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乳薊  水飛薊素 Milk Thistle Silymarin 飲酒、晚睡、失眠- 好傷肝

肝臟救星 乳薊

 

Photo-milk thistle o1

乳薊又名水飛薊,乳薊草的莖和葉片被切開時會流出乳白色的組織液,故名乳汁樹(milk thistle ),歷史傳說,聖母瑪利亞在餵乳的時候不小心滴了一滴在乳薊上,所以乳薊的汁液才會變成乳白色,故名「聖母瑪利亞的乳汁」。乳薊生長在極耐旱與耐寒的地方,它可以減輕肝炎,肝硬化等 …,乳薊草含水飛薊素(silymarin )對肝臟很有幫助。

乳薊 Milk thistle(水飛薊,菊科)被人類用於治療,己超過了2000年,尤其廣泛使用於治療肝臟問題,乳薊種子的活性成分最主要是是3種黃酮木類(flavonolignans)(silibinin,silychristin,和silydianin),統稱為水飛薊素(silymarin)。它是抗氧化劑(antioxidant)並有效治療毒素中毒( toxin poisoning),肝炎(hepatitis),肝硬化(cirrhosis)和肝纖維化(fibrosis); 它也可刺激肝臟再生(liver regeneration),然而,對於人類試驗中研究酒精性肝硬化( alcoholic cirrhosis)和肝炎(hepatitis)的醫療效果還沒有定論,乳薊具有抗炎(anti-inflammatory),免疫調節(immunomodulatory),脂質(lipid)和膽(biliary) 都有正面效果,它也具有抗病毒,抗腫瘤的效果。

乳薊製劑都有良好的耐受性和安全性,並且不會造成嚴重的副作用,最有可能是輕微的胃腸道和過敏反應。

植物說

水飛薊是一種直立,粗壯,一年生或二年生的植物,生長高度可到1.5-3米。它是有帶刺的葉子,紫色花頭,並有刺莖。當破裂時,葉和莖都有乳白色汁液。

 Photo-Liver-Disease1

乳薊如何促進健康和預防疾病

乳薊種子是可以食用的原料(通常是要新鮮研磨),製作成茶,或用作乳薊提取物。水飛薊素己在許多國家的藥典承認其藥效。

抗氧化活性

水飛薊素具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活性氧 reactive oxygen species)和抑制脂質過氧化(lipid peroxidation),從而保護細胞免受氧化。它也增強了還原型穀胱甘肽(reduced glutathione),超氧化物歧化酶(superoxide dismutase),過氧化氫酶(catalase),來保護細胞健康,最主要是通過其防止脂質過氧化,並且補充還原型穀胱甘肽(reduced glutathione)水平,保護肝臟,大腦,心臟,和受氧化所損傷的其他重要器官。水飛薊賓(Silibinin)呈現對細胞膜的保護,並且可以保護免受氧化損傷血液成分。

保肝作用

抗肝臟毒素

水飛薊素(Silymarin) 保護肝細胞,免受許多肝毒素影響人類和動物。有些蘑毒菇含有兩種毒素,(phalloidine) 和α-amanatine,它能破壞肝臟細胞膜和阻斷肝臟蛋白質的合成,導致嚴重肝損害。

水飛薊素有效地通過阻斷毒素的結合點,並增加肝細胞的再生能力,水飛薊素對肝損傷能有修補和細胞重生。水飛薊素能對常服用藥物的人仕能保護其肝臟,如服用四環素和鉈毒素對肝臟會嚴重損傷,如紅黴素erythromycin estolate, amitryptiline, nortryptiline and tert-butyl hydroperoxide,水飛薊素顯著抑制,氟烷,硫代乙酰胺,對乙酰氨基酚,和四氯化碳。

水飛薊素對肝臟功能障礙,包括慢性肝臟疾病的肝疾病的治療。包括肝炎,酒精性肝硬化,和化學性肝炎治療。

酒精性肝病/肝硬化

人們說紅酒是對身體好,因為紅酒含有白黎露醇,但一定要留意它含有乙醇,長期飲用乙醇,會引起乙醇代謝問題,因為自由基的形成,從而導致在肝臟產生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 ,水飛薊素對酒精性肝硬化有正面效果,具有抗氧化和恢復正常的肝臟生化指標和保肝機制,水飛薊素也可改善肝硬化的患者的細胞健康。

肝炎

急性病毒性肝炎,水飛薊素對血清膽紅素(serum bilirubin) 和肝酶水平改善。在慢性肝炎,水飛薊素治療改善肝功能,水飛薊素也可治療的慢性肝炎。

肝組織再生

水飛薊素通過提高蛋白質的合成,刺激肝組織再生。動物試驗証明,水飛薊素顯著增加對核糖體的形成和在DNA合成,以及增加蛋白質的合成,水飛薊最特別的是在蛋白質合成在,對肝臟受損和長期接受藥物的人們都適合服用。水飛薊素能改善肝臟酵素AST 和ALT。

抗過敏及抗氣喘活性

水飛薊素具有抗氧化性能對抗發炎如關節炎等作用,清除令身體促炎劑的自由基。水飛薊素被認為對關節炎有效果。水飛薊素阻礙通過抑制中性粒細胞遷移(neutrophil migration) 抑制Kupffer cell細胞炎症過程。它也可抑制炎症介質(inflammatory mediators) ,其是前列腺素(prostaglandins) 和白細胞三烯(leukotrienes)(通過抑制5-脂氧合酶途徑),和釋放組織胺(histamine)。因此,水飛薊素具有抗過敏及抗氣喘活性,適合皮膚敏感和氣喘病患。

Photo-skin allegies

牛皮癬(銀屑病)

水飛薊素在治療牛皮癬中,因改善肝臟毒素去除,抑制環磷酸腺苷磷酸二酯酶(cyclic adenosine monophosphate phosphodiesterase),和白三烯合成(leukotriene synthesis) ,異常高水平環磷酸腺苷和白三烯的患者中觀察到銀屑病,並且可以改善病情。

免疫調節

水飛薊素對肝病患者改善免疫調節活性,有助其保肝作用。水飛薊素保護免受紫外線輻射導致的免疫抑制。水飛薊素可抑制人類T-淋巴細胞(T-lymphocytes)多形核白細胞(olymorphonuclear leukocytes) 的激活,也就是水飛薊素顯著抑制炎症介質,以及神經細胞的損傷。水飛薊素可對人體產生免疫抑制作用,包括自身免疫性和感染性疾病的治療。

肝臟磷脂

水飛薊素和水飛薊賓可降低肝臟中的磷脂(phospholipids) 合成,水飛薊賓可中和磷脂的合成和乙醇抑制磷脂作用,並減少甘油(glycerol) 進入肝細胞脂質內。此外,水飛薊賓刺激磷脂合成並增加膽鹼(phosphatidylcholine synthesis),有助減少不良膽固醇,水飛薊素顯著抑制肝臟脂質過氧化,並且在肝臟中可能會降低甘油三酯的合成,對肝臟中脂質受損傷

水飛薊素對高血脂症患者,可降低總膽固醇(low-density lipoprotein)和增加高密度脂蛋白水平。水飛薊素降低膽固醇。水飛薊素可預防和治療改善高膽固醇症和動脈粥樣硬化。

抗病毒作

水飛薊素不會影響乙肝病毒的複製,它通過由病毒感染引起的炎症和細胞中毒過程中改善。水飛薊賓強烈抑制兩者HepG2細胞的生長(乙肝病毒陰性; p53的完整)和Hep3B(乙肝病毒陽性; p53的成熟)細胞,用在Hep3B細胞相對更多的細胞毒性,這是與細胞凋亡誘導相關。水飛薊素也表現出抑制活性於不同的細胞。

抗腫瘤和抗癌效果

水飛薊素顯著抑制腫瘤生長,並且可減慢腫瘤生長,促進癌細胞凋亡,有報告顯示前列腺腫瘤中的抗血管增生。

心臟保護作用
接受癌症化學治療,例如阿黴素(doxorubicin) 等化療劑,對心臟產生強烈毒性,已知的是由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 和細胞凋亡(apoptosis induction)來介導的限制。水飛薊賓具有對心臟保護。

如果服用

粉狀乳薊種子,成人平均劑量為12-15克/天;

乳薊提取物(水飛薊素),200-400毫克/天;和

液體籽提取物,4-9毫升/天。

水飛薊素是非常難溶於水,所以水飛薊種子不是很有效地從茶(infusion)的形式來吸取。反而服用水飛薊素,一般銷售作為片劑和膠囊形式口服使用,通常含有水飛薊素標準化為水飛薊素的70-80%。

結論

水飛薊種子作為一個卓越的草藥,有其良好的安全性,標準化和質量控制,沒有太多不良反應(過敏和毒性)

過敏和毒性

水飛薊籽提取物(水飛薊素)是安全和耐受性良好,它通常是無毒的,並且當在200-900毫克/天的劑量範圍,分兩至三個次劑量服用,一般成年人都不會引起副作用。高劑量(> 1500毫克/天)可能產生輕微通便作用,這可能是由於增加的膽汁分泌,所產生的胃腸道紊亂。

輕度過敏反應(瘙癢,蕁麻疹,關節痛)是很容易觀察到的,如產生嚴重不適,就要停藥。通常不適,如腹脹,消化不良,腹部疼痛,腸胃脹氣,噁心。

筆者觀察到服用者,服用後睡眠質量提高,如晚睡的都會提早睡眠,肝臟會告訴你,要早點休息,精神好,能量夠。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相關產品 (廣告)

參考資料

Evans, 2002 W.C. Evans Trease and Evans pharmacognosy (15th ed.)Reed Elsevier India Pvt. Ltd, New Delhi, India (2002)

Ferenci et al., 1989 P. Ferenci, B. Dragosics, H. Dittrich,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of silymarin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cirrhosis of the liverJournal of Hepatology, 9 (1989), pp. 105–113

Jacobs et al., 2002 B. Jacobs, C. Dennehy, G. Ramirez, J. Sapp, V. Lawrence Milk thistle for the treatment of liver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

Kshirsagar et al., 2009 A. Kshirsagar, D. Ingawale, P. Ashok, N. Vyawahare

Silymarin: a comprehensive review Pharmacognosy Reviews, 3 (2009), pp. 116–124

Meeran et al., 2006 S.M. Meeran, S. Katiyar, C.A. Elmets, S.K. Katiyar Silymarin inhibits UV radiation-induced immunosuppression through augmentation of interleukin-12 in mice Molecular Cancer Therapeutics, 7 (2006), pp. 1660–1668Vogel, B.

Tuchweber, 1984 W. Trost, U. Mengs Protection by silibinin against Amanita phalloides intoxication in beagles Toxicology and Applied Pharmacology, 73 (1984), pp. 355–362

 

 

α-硫辛酸 Alpha Lipoic AcidALA身體不可缺少的抗氧化物

 α-硫辛酸Alpha Lipoic AcidALA或1,2-二硫戊環-3-戊酸,是天然存在於二硫醇化合物(dithiol compound) ,經過是辛酸(octanoic acid)在線粒體中的線粒體酶,更需要α酮酸脫氫酶(α-ketoacid dehydrogenases,)為必要輔因子(cofactor) 而產生,並且提供粒線體能量代謝的關鍵作用,除了身體合成外,α-硫辛酸也可從食物來源來吸收或補充劑方式吸收,α-硫辛酸可以在在許多組織很內積聚。

Photo-alpha lipic acid

 

組織分佈和代謝

服用 α-硫辛酸Alpha Lipoic AcidALA後,迅速被胃腸道吸收和傳輸到組織以及腎小球濾過和腎排泄清除,α-硫辛酸主要存在肝臟,心臟和骨骼肌,但在其它組織中都有發現。α-硫辛酸是可以通過血腦屏障,因為其水溶性和脂溶性性質。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口服α-硫辛酸為一種有效的生物抗氧化劑,解毒劑和糖尿病輔助藥物,用於改善心血管,認知能力和神經肌肉缺陷,並且對各種炎症信號傳導途徑調節劑。

信號傳導

通過在細胞內硫醇的氧化還原狀態,信號分子是可以改變蛋白質結構,從而導致的轉錄因子活性。

飲食攝取

 α-硫辛酸Alpha Lipoic AcidALA從生化和治療作用,以及生物利用度,它在肌肉組織積累和代謝,讓細胞系統保持活躍,運輸,利用,並排出非蛋白結合α-硫辛酸。

 α-硫辛酸Alpha Lipoic AcidALA可從動物的肌肉,心臟,腎臟和肝臟來攝取,以及在較小量的水果和蔬菜都可吸收到。雖然可從這些食物吸收,但並不足夠你身體消耗,需要從膳食補充劑通常為以50至600毫克的範圍內。

而蔬菜中含有豐富的硫辛酰賴氨酸(lipoyllysine) 包括菠菜和西蘭花。

Photo-spinach

安全性和毒性

根據ALADIN(I,II和III)臨床試驗中使用的α-硫辛酸補充劑,每天2400毫克/天,報告沒有產生不良影響,口服劑量為1800毫克LA(每日三次600毫克),服用期6個月,沒有引起顯著的不良反應。

德國已經使用了α-硫辛酸已經在50年,於糖尿病神經病變和視網膜病變的治療。

身體不可缺的抗氧化物

 α-硫辛酸Alpha Lipoic AcidALA)是常見的補充劑,為身體重要的抗氧化和抗老化的重要原素,對糖尿病所影響的神經問題和清除身體細胞的自由基,在細胞中有螯合作用對身體中重金屬可排除身體外的,並恢復細胞內的穀胱甘肽水平,穀胱甘肽具有細胞解毒功能。

 α-硫辛酸Alpha Lipoic AcidALA在低份量中都有很好的效果,也超出一般抗氧化劑的嚴格的定義,具成治療效果,不僅對糖尿病,而且用於預防血管疾病,高血壓,和炎症。

ALA和DHLA都能清除羥基自由基(hydroxyl radicals)和次氯酸(hypochlorous acid),,而ALA也可清除單線態氧(singlet oxygen)。但不能消除過氧化氫hydrogen peroxide活性。

ALA,尤其是DHLA,可以防止清除次氯酸鈉hypochlorite,以保護蛋白質羰基形成。此外,DHLA能將己氧化的抗氧化劑(例如維生素C和E),重新再用。並中和自由基。

α-硫辛酸有助增加半胱氨酸GSH的可用性,心臟肌肉中穀胱甘肽隨年齡中而下降,α-硫辛酸能恢復硫醇氧化還原及增加半胱氨酸GSH水平,α-硫辛酸己被證明是細胞傳導信號的有效調節劑。

 

硫辛酸作為輔因子利用

α硫辛酸,具有R-和S-對映體形式enantiomeric forms,然而,只有R-硫辛酸用酰胺鍵(amide linkage)結合賴氨酸殘基lysine residues,從而使用這種R-硫辛酸對生物系統中的輔因子必不可少。

 

胰島素和葡萄糖代謝

α-硫辛酸對細胞內信號傳導有關,α-硫辛酸在身體裡快速代謝,在實驗室研究中,例如,在培養細胞中,加上葡萄糖後10分鐘和30分鐘後,誘導胰島素分泌達到最高水平,而α-硫辛酸需要1小時才可以誘導,胰島素約需一半時間才達到此水平。α-硫辛酸延遲誘導胰島素分泌,以達到保持血糖水平。

 

糖尿病神經病變

α-硫辛酸可以調控胰島素信號和有助葡萄糖攝取於骨骼肌中,對全身的葡萄糖耐受性功能有很大的幫助,有助胰島素抗性。

Photo-foot pain

血壓控制

 高血壓主要的危險因素,會引起是中風,心臟病,動脈瘤,慢性腎功能衰竭等。動脈血壓升高與預期壽命也縮短,對於高血壓治療使用α-硫辛酸的理由,因為可以增加組織穀胱甘(Glutathione GSH)含量,改善高血壓收縮壓,減少腎功能不良和血管。

α-硫辛酸作為一種抗氧化劑,其分子機制,也被證實可以能改善葡萄糖的新陳代謝,制造抗壞血酸,可增加內皮細胞活性Endothelial NOS (eNOS),而eNOS 持續地生成的NO (Nitric Oxide已被證實為一種血管舒張因子),能藉它調控血管的收縮和舒張作用,以達至血壓控制的目的。

α-硫辛酸對缺血性損傷,有重要的保護,如中風。

 

Photo-high-blood-pressure

還原維生素C E

還原形α-硫辛酸、是為二氫硫辛酸(dihydrolipoic acid),它的化學性質在細胞產生氧化還原作用,通過形成混合二硫化物(mixed disulfides) 改變蛋白質構造。可以將己氧化後的維生素C和E,可以還原將它們再次在細胞裡作用。

α-硫辛酸的化學反應主要是由它的二硫戊環(dithiolane ring)所賦予。氧化硫辛酸(LA)和還原硫辛酸(DHLA),都以不同的標準還原電勢- 0.32 V,這使得DHLA是為最有效的天然存在的抗氧化劑之一。實際上,有證據表明,這兩個LA和DHLA都能夠清除各種活性氧物種。

 

金屬螯合劑 (metal chelator)

動物試驗,α-硫辛酸顯然有金屬螯合物的能力,α-硫辛酸能降低血清,心臟,腦和肌肉的硒水平; 以及降低心臟錳的含量。
α-硫辛酸除了直接清除活性氧, LA和DHLA其氧化還原活性能螯合金屬離子,但取決於螯合的金屬不同的屬性,研究表明,LA最能和銅,鋅和鉛螯合,但不能螯合鐵離子Fe3 +,而DHLA更能和銅,鋅,鉛,汞和鐵離子,成為複合物。

Photo-heavy metal

白內障

α-硫辛酸對白內障,R-LA與S-LA都有保護性,並且它通過保持GSH水平而發揮其效果。

阿爾茨海默氏病Alzheimer’s disease

阿爾茨海默氏病Alzheimer’s disease(AD)是一種進行性的神經退化性疾病,可破壞患者的記憶和認知,隨著社會環境變化和日常活動,儘管進行了很多廣泛研究。尤其是對AD的發病機制,最好就是在早期階段,進行神經保護治療,建議配合CoQ10一起服用,效果更佳。

抗炎作用

身體時常出現炎症,因為會受外來的有害物質所影響,如病原體或其他刺激物,α-硫辛酸可以保護周圍組織,並可以有助癒合過程。可減少慢性炎症,也有助於治療慢性疾病,如動脈粥樣硬化(atherosclerosis),哮喘(asthma)和類風濕關節炎(rheumatoid arthritis) ,慢性炎症會增加身體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 )水平。

解毒作用

α-硫辛酸顯著提高細胞內穀胱甘肽intracellular glutathione(GSH),α-硫辛酸含豐富的天然抗氧化巰基(natural thiol antioxidant)和其他的解毒酶,作用於多種細胞和組織。

另外,α硫辛酸改善氧化還原敏感的促炎蛋白,包括TNF和誘導型一氧化氮合成酶,建議服用α硫辛酸每天600mg以上,

大腦功能和中風

由於α-硫辛酸是脂溶性,可以很容易地通過血腦屏障進入大腦,它可能有助於保護大腦和神經組織。研究人員正在研究其在中風後和其他涉及自由基損傷大腦的問題,如老年癡呆症的潛在治療。到目前為止,沒有證據說它是否有效。

Photo-stroke-symptoms 

α-硫辛(R,S R-Lipoic Acid) 分別?

大部分市場上的α-硫辛酸補充劑是以R和S對映體 (Enantiomer),我們應如何選擇那種異構體。α-硫辛酸(R,S)從胃腸道吸收,大約20-40%被吸收率。

在一項研究中,志願者給R-S (LA) 600毫克,R形α-硫辛酸的吸收率和血漿濃度比S-LA為高,可達到40-50%,所以吸取相對少,顯然S-LA比較容易被身體排出,結果証明,R-硫辛酸是最被身體吸收,以提供作為口服補充劑; R-硫辛酸是來自天然食物,價格比較貴一點。

相關產品

α-硫辛酸 Alpha Lipoic Acid(ALA)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詳細產品資料可聯絡我們 Tel: 81008693, whatsapp 96546732,我們提供免費產品資詢,希望可以為你選擇適合你的治愈方案。